你的位置:齐飞 > 服务项目 >

    
发布日期:2024-01-10 09:09    点击次数:118

第六章 原来如此

天色已经擦黑了,沈家这会倒还热闹着,男人们在院里喝酒,女人就凑到一堆聊村里面鸡毛蒜皮的小事,孩子们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疯玩了。

沈晓妆躲在后山上,见沈静过来,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旁人了之后才从袖子里面摸出一小块碎银子放到沈静掌心上,夸赞道:“你这小脑袋瓜还是有用的嘛,这是分给你的,不用谢了!”

沈静也不客气,把银子收好,说:“要不是姐你把奶劝动了,这事也不能成,还是姐的功劳最大。”

被沈静这么一夸,沈晓妆的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笑着哼哼了两声。

两个小姑娘并肩往家走去,沈晓妆心情好,走起路来都是蹦蹦跳跳的。自从沈静被捡回了他们家之后,沈晓妆的小金库噌噌噌地壮大了起来,可比她以前从沈老太太给她买糖的钱里面省下来的来的快多了。

沈晓妆拍了拍沈静的肩,问:“你还有什么赚钱的路子?还要绣帕子吗?”

“这我倒还没怎么想好。”沈静沉思了一会,“绣帕子是不可行了,太费眼睛,也买不到好料子,卖不上什么价钱。”

沈晓妆眨了眨眼睛,疑惑道:“就上次那样的料子再买不就行了,咱们现在有本金了啊,你的钱要是不够,我可以借给你,不收你的利息。”

说着,沈晓妆就来了兴致,随手从树上折了一根树杈,蹲在地上画了起来。

沈静也蹲了下来,看着沈晓妆在地上随手勾了几笔,一朵木槿花在尘土飞扬的地面上惟妙惟肖地被勾绘出来。

沈晓妆将手里的树杈丢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兴致勃勃地说道:“你上次绣的那个花不好看,我看铺子里的帕子绣的都是这样子的花。等到下次去集市我给你买布料和针线回来!”

沈静歪着头看着沈晓妆,“你只看了一眼就能把它画出来吗?”

沈晓妆被问的一愣,呆滞了一会之后缓慢地开口,“倒也没有,我看了挺多眼呢......”

临近夜晚,周围起了风,刮起的尘土将地上的木槿花掩盖住。沈静轻笑了一声打破了沉默,“那料子近百两银子一匹,县城里也买不到,咱就不绣帕子了吧。”

“百两银子!”沈晓妆惊叹一声,“这么多钱,就给你做衣裳?你家是做什么的?”

沈静耸了耸肩,说:“那又不重要,我家现在就是个农户呗。”

沈晓妆难得沉默了许久,她以前只认为沈静是像元娘那样的,家里面有钱,可又没想到会有钱到这种程度,她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银子呢,就变成两块布,还被她卖了......

“那十五文一张帕子我不是卖便宜了!”

“那就当便宜了他呗,十五文钱,能买好多糖吃呢!”

等到小姑娘们吵吵闹闹地回到家,院子里的宾客都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王氏正在院子里收拾碗筷,见沈晓妆回来,笑骂道:“死丫头跑哪去了,过来帮我刷碗!”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沈晓妆一听到要干活就头大,捂着肚子哎呦哎呦了两声,说:“娘,我这吃坏肚子了,让静丫儿帮你刷吧!”

沈静也没有怨言,挽起袖子走到王氏身边帮她一块收拾。王氏也拿沈晓妆没办法,只能由着沈晓妆正大光明地去躲懒。

约莫是因为撒了谎没去干活,沈晓妆半月真的肚子疼起来,碍着今天旁边躺了个沈老太太,沈晓妆忍着疼轻手轻脚地下地,刚一出门就往茅厕冲了过去。

蹲的时间太久,起来的时候腿肚子都是麻的,沈晓妆一瘸一拐地往回走,正想回去睡觉,却隐约听见隔壁那屋子隐约有人谈话。

那屋今儿是沈老庄和王氏带着沈二毛睡的,这个时辰沈二毛肯定已经睡的跟猪一样。但沈老庄和王氏有什么事非要大半夜不睡觉猫起来说?

沈晓妆悄声靠了过去,贴在门板上偷听,这房子隔音本来就不怎么样,哪怕王氏说话的声音不大沈晓妆也能听清个七七八八。

“......我当时叫你把静丫儿留下,不就是怕大毛娶不上媳妇,那丫头长得好,手脚又勤快,咱家供她吃穿,到时候这事有什么不能成......”

“那就等到时候给二毛当媳妇,左右也才大了三岁,俺看着正好。”

“要不是娘非要插手大毛的事,我才不想让这样的媳妇进门!”

“你小点声,一会把二毛都吵吵起来了!”

沈晓妆听得张大了嘴,只觉得一阵冷意顺着脊梁骨爬了上来。她娘看起来最是忠厚老实的,当初留下沈静确实是王氏力排众议,甚至不顾沈老太太的反对,原来打的是这种主意?

虽然沈晓妆平日里乐意欺负沈静这个妹妹,可沈晓妆也清楚,沈静放在这村子里头可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配沈二毛那歪瓜裂枣?王氏想的可真美!

沈晓妆站直了身子,没敢发出动静,只当自己没听见她爹娘说的话,正想当做无事发生回去接着睡觉,一回身却看见沈静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沈晓妆听见自己的心咚咚直跳,看见沈静在不远处无声地朝自己比了个口型,“姐,你干啥呢?”

不知道为什么,沈晓妆突然有一瞬间的心虚,眼神飘忽,不敢看向沈静,装模作样地拢了拢身上的衣裳,径直从沈静身边走过,钻回了自己的被窝。

听见沈静跟在后面也上了炕,沈晓妆背对着沈静紧紧闭着眼。身后的小姑娘呼吸逐渐平缓,沈晓妆却是感觉身上长了蛆一样,怎么都睡不安生。

沈晓妆深吸了一口气,翻身朝向沈静,伸手用力地推了一下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姑娘,趴在她耳边小声说:“你想没想过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沈静半睁着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沈晓妆问的什么,过了一会才含糊地说道:“读书人吧......有学问的......”

沈二毛今年也去了学堂,只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么说来,应该也算是半个读书人吧?

沈晓妆终于不再祸害沈静,勉强自我安慰过后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齐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